1. <span id="um726"><blockquote id="um726"></blockquote></span>

        <span id="um726"><blockquote id="um726"></blockquote></span>
        1. 您的位置:首頁>國際 >內容

          「二胎兒童」將迎來「入學潮」,多地發布 2023 年中小學學位預警

          2023-02-14 18:18:28來源:
          導讀盡管距離秋季入學還有一段時間,但一些地方的家長已經開始為孩子的入學問題擔心起來。近日,多地發布2023年中小學學位預警。在廣州,有上百...

          盡管距離秋季入學還有一段時間,但一些地方的家長已經開始為孩子的入學問題擔心起來。

          近日,多地發布2023年中小學學位預警。在廣州,有上百所學校學位出現供給緊張。這樣的情況在濟南、成都、長春、南昌、大連甚至一些縣城也出現。一些地方發出了最高級別的“紅色預警”。

          按學區入學,學位為何仍會“擠破頭”?事實上,近年來,學位預警已頻頻在多地,尤其是一些重點城市出現。有專家認為,學位緊張并非數量的問題,而是分布不均衡。

          但另一方面,2016年二胎政策放開后,今年將有一批兒童迎來“入學潮”,學位情況更為緊張。而在生育率降低的當下,也有聲音擔心,擴建校園是否可能在未來造成閑置?在資源的配置上,這是否是個兩難問題?


          春節期間和一個有二胎的霧都老哥們吃燒烤。

          他給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學區房觀察點。

          從以前的豪橫,到后面的拉胯,再到現在試圖打造一波回光返照的余暉。

          當年結婚之前,他家里父母買了一套房,那時候孫子都還沒看到影子呢,根本沒有考慮學區這事兒。

          這房子,放的就是家里父母的名字。

          結婚之后有孩子了,我哥們開始提前布局七八年之后的事情,一打聽,這房算學區房,但有個致命的問題:

          買房子的人,可以支撐一個子女讀書問題,但,不算隔代親。

          這就導致他父母買的房,不能讓老哥的孩子去讀書,而且哪怕去讀書,也只能覆蓋老大,老二一臉懵逼。

          我哥們工作還不錯,后勁也很足,根本不在乎這事兒,孩子都還沒斷奶呢,沒必要管。

          但小區里面的其他家長,可不如他淡定,經常討論和分享學區的問題,我哥們也就跟著被科普了很多。

          在他家老二出生的時候,口徑變了。

          可以隔代親了,也就是爺爺奶奶的房子可以給孫子孫女提供學位了。

          等他家老大讀幼兒園大班,老二剛進幼兒園的時候,口徑又變了。

          老大可以去讀,老二也可以去讀了。

          這種口徑轉變是因為政策普惠了么?

          屁。

          娃不夠用了,僅此而已。

          小區學位對應的口碑還不錯的小學,以前拽的二五八萬的,言之鑿鑿的說,我們這里緊張,塞錢都不行,只有關系巨硬加巨能塞錢,才會勉強考慮。

          結果前年,先放出50個名額,說可以「調劑」,過一年又放出200個名額。

          沒辦法,學?;ê徒處熍渲?,可不是彈性生產線,說減產就減產,說擴容就擴容。

          不論你學校多豪橫,這區域里面就沒那么多孩子了,只有放出學位來跨區吸收。

          做教育的都知道2016年那波「嬰兒潮」是2015年全面二胎政策挖掘了一下市場僅存的活力,也都知道2016年之后斷崖式的塌房是什么大趨勢。

          很多做研報的為了數據看上去沒那么,往往會在圖標類型和坐標軸上做文章。

          比如看財新的數據,非常的真實,但做成圖標以后坡度看上去沒那么夸張:

          柱子給你弄粗點,視覺效果一下就緩和了;縱坐標壓矮一點,往下墜的感覺就不嚴重了。

          但換成線型圖,縱坐標一拉長,質感一下就出來了:

          說難聽點,2016年到2022年,新生兒數量是直接腰斬。

          再怎么美化,供給端就這情況。

          而在這之前,從雙獨二胎到單獨二胎,也就勉強維持新生兒在1600萬周圍徘徊。

          2016年全面二胎的那波大沖鋒,也不過提升了不到200萬。

          之后,頹了一路。

          那老哥接觸的那個學校怎么應對這波大沖鋒的呢?

          太簡單了,一年級多加幾個班就行,現在一年級的班級數量準備,是二三四年級加起來的總和。

          之前放出去的調劑名額,就在這一年收緊一下就好了。

          緊張么?

          看上去很緊張。

          實際上呢?

          老哥小區群里面,剛好有個在這學校上班的老師,以前是在高年級教數學的,現在被安排到教低年級數學,而且她已經開始考慮轉業的問題了。

          這老師想的很清楚,最后就這一波,最多再撐6年,之后肯定有一波「人員優化」潮。

          老哥覺得學區和學區房這個概念,在嚴重的供大于求的失衡后,也大概率會消逝在塵埃里。

          但我倒不這樣看,學區房可能會消逝,但教育資源的稀缺性只會用其他的形式來表達而已。

          按江湖的套話就是:

          改革進入深水區、無人區。

          免責聲明:本文由用戶上傳,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猜你喜歡

          最新文章

          日韩免费在线观看成人

            1. <span id="um726"><blockquote id="um726"></blockquote></span>

                <span id="um726"><blockquote id="um726"></blockquote></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