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um726"><blockquote id="um726"></blockquote></span>

        <span id="um726"><blockquote id="um726"></blockquote></span>
        1. 您的位置:首頁>要聞 >內容

          女性終身無孩率快速上升?別動輒就拿“女性普遍比男性優秀”說事

          2023-02-14 18:14:29來源:
          導讀婚育問題依然是多數人的頭等大事在第三屆中國人口與發展論壇上,相關調研數據顯示,當前我國正經歷著人口和家庭的雙重變遷,低生育率和家庭...

          婚育問題依然是多數人的頭等大事

          在第三屆中國人口與發展論壇上,相關調研數據顯示,當前我國正經歷著人口和家庭的雙重變遷,低生育率和家庭小型化趨勢明顯。具體的數據是,2020年,我國平均家庭戶規模降至2.62人,較2010年減少了0.48人,也就是說,十年間,兩個家庭戶將近減少1人。對此官方的解釋是,家庭觀念變化帶來的延遲婚育、不婚不育,成為我國生育水平下行的最主要因素。


          另外,全國適齡人口初婚年齡不斷推遲,女性平均初婚年齡從20世紀80年代的22歲持續上升至2020年的26.3歲,初育年齡推遲到27.2歲。顯而易見,女性初婚初育的年齡都往后推了好幾年,只是推后不只是推后,也暗含著女性婚育意愿持續走低。


          因為官方的調研數據顯示,2021年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數為1.個,低于2017年的1.76個和2019年的1.73個??赡苡腥藭娬{,生育需求可能受疫情影響,也就是疫情給多數人帶來的直接不便和造成的收入下滑,一定程度上影響家庭的生育決策。但是,當作為生育主體的“90后”和“00后”僅為1.54個和1.48個時,只能說比起生育觀念的影響,疫情的影響微乎其微。


          與此同時,女性現有子女數由2019年的1.63下降到2022年的1.19。女性終身無孩率快速上升,因為2015年才6.1%,可短短5年,到了2020年就接近10%了。實際上,國家統計局在“年鑒2022”中就已經提到“人口負增長”和“初婚創新低”的問題。


          但也只是基于籠統數據進行了趨勢性圖解,而對于“女性終身無孩率”的問題并沒有直接指出,也沒有進行橫向縱向的比較,所以當時很多人給出很多評價和解釋,也自然是浮于表面的。最典型的就是“壓力大”的論調,認為這是“人口負增長”和“初婚創新低”的主要原因。


          只是我們會發現,“壓力大”只能解釋“人口負增長”和“初婚創新低”中“想生”、“想結”卻“生不起”和“結不起”的情況,而對于“生得起”和“結得起”也就是“不生”、“不結”的情況,其實是解釋不了的。因為它完全忽視了觀念的作用,僅僅只強調了經濟的作用。

          近20年初婚人數趨勢

          當然,基于婚育是大多數人的“必選項”來講,在默認都“想生”、“想結”的情況下,強調“壓力大”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這個壓力大并非簡單的指“生不起”和“結不起”,而是更強調“生后”、“結后”的質量問題。就此而言,到最后自然還是歸結到觀念上來了,也就是人們不再只是為眼前的“能生”、“能結”考慮,更多是考慮之后的問題。


          這里面的基本邏輯是,個人物質生活水準的提高是一種不可逆的過程,一旦提高水準則如同上癮,而難以解除欲望,簡言之,就是“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之所以這樣強調,并不是說提高物質生活水準不好,而是正因為好,人們在做出生活格局的調整時就更謹慎了。


          放到婚育上理解就是,無論男女都不希望婚育把自己和未來的生活埋葬。也正因為如此,才出現了“單身不香嗎?”和“丁克不香嗎?”的潮流性反問。毫不夸張地講,這種“個人先于社會”的信念,不僅否定了“傳宗接代”(生殖延續)的傳統認知,也否定了婚育對于社會建構的積極一面。


          由此再去審視“壓力大”的論調,顯然會覺得不夠嚴謹,甚至有些想當然。同樣對于“女性終身無孩率快速上升”的問題也是如此,不能動輒就拿“女性普遍比男性優秀”說事。因為所謂的A女配B男、B女配C男的印象,更多是敘事的問題,而非是普遍現象。


          并且人們的普遍強調也只是“基于學歷”,但就這個維度上也依然是不夠客觀的。要知道,僅就???、本科階段來講,一般的院校里確實有種“女生多于男生”的既視感,但是放到“211系”、“985系”院校中看,男生就比女生多了,而且再看博士、碩士的比例,就更明顯了。


          掰扯這個問題,倒不是想絕對的論證“男性女性誰更優秀”,而是想說就算誰更優秀,回到婚姻的結合上,也只是個單一因素,并不是決定性因素。因為對于婚姻的考量來講,牽涉到情感、學歷、工作、家庭等等諸多因素,不是說誰比誰在單一的因素上強勢,誰好像在婚姻結合的選擇上就更主導。

          話題下的評論

          換句話說,“女性普遍比男性優秀”只是勉強解釋了學歷高低現象,而回到婚姻配對、生育決策上,如果還用這個邏輯解釋和揶揄,顯然是站不住腳的。除了會引發兩性討論在立場上的口水之爭,并沒有太大的現實意義。


          事實上,低生育率在很多國家都存在。就比如日本、新加坡等國從上世紀就開始實施鼓勵生育的政策,但2020年生育水平還分別處于1.3、1.1的極低水平。如此之下,如果生育保障水平暫時不能大幅提升,那么也只能把婚育觀念的引導作為當務之急了。


          因為根據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于2021年的調查數據,35歲以下女性只有不到70%的人認為“有孩子的人生才完整”。對此官方給出的解決方案是:“要充分發揮新型婚育文化的引領作用,提倡適齡婚育、優生優育,鼓勵夫妻共擔育兒責任。落實年休假制度,逐步調整縮短工作時間,推行彈性工作制,給家庭生活和休閑旅游更多支持。大力發展家政、養老、托幼托育產業,不斷為家庭建設賦能增效。提高優生優育服務水平,持續提高出生人口素質?!?/p>


          這里面有很多話是比較套化的,但是其中有幾點方向還是可圈可點,就比如“休假制度,逐步調整縮短工作時間,推行彈性工作制,給家庭生活和休閑旅游更多支持。大力發展家政、養老、托幼托育產業,不斷為家庭建設賦能增效?!?/p>


          也就是說,只有先解決了實質性問題,或是實質性問題跟觀念問題同時解決,才可能讓更多人基于自由決策下,往“想生”、“想結”上走。因為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講,觀念往往受現實左右,也就是能讓他(她)們看到婚育對人生的加持,才能讓他(她)他們有“想生”,“想接”的意愿。


          當然我們這里強調的是社會建構層面的考量,而回到自身的選擇上,任何時候,意愿本身都不應該被強力綁架。由此再去看家庭層面的“催婚”和“催生”,顯然關于婚育觀念的沖突,也應該被看到、被疏通,當然更重要的是理解。



          免責聲明:本文由用戶上傳,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猜你喜歡

          最新文章

          日韩免费在线观看成人

            1. <span id="um726"><blockquote id="um726"></blockquote></span>

                <span id="um726"><blockquote id="um726"></blockquote></span>